站内搜索:
    • 公司:
    • 天津市眼科医院赵堪兴|张伟|陈松等预约挂号
    • 联系:
    • 李老师
    • 手机:
    • 13132543134
      18722263612
    • 地址:
    • 天津市眼科医院后门
本站共被浏览过 193361 次
用户名:
密    码:

分享:
产品知识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详细信息

互联网医疗夹缝求生

2019-07-05 09:23:24    308次浏览

2013年5月23日,北京市卫生局以“禁止商业利用”为由叫停了挂号网和淘宝网的合作,明确了官方建立的预约挂号渠道——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的惟一合法性。

对此,5月28日,挂号网负责人、红杉树视讯(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廖杰远召开媒体沟通会强调:“其中有误会,我们正在与北京市卫生局沟通,其他地区的业务还在继续。”

一周后,北京市卫生局的“叫停令”仍无松动迹象。在曾被廖杰远视为成功示范点的湖北省,官方也明确了“叫停”态度;江苏省、南京市卫生部门陆续提出“约谈”;只有广东、浙江的官方表态是“暂不叫停”。挂号网与淘宝网的联盟步步失守,四面楚歌。

十年前,以互联网为载体,提供健康教育、医疗信息查询、电子健康档案、疾病风险评估、在线疾病咨询和康复等多种形式健康医疗服务的互联网医疗行业诞生。

“至今,行业规模仍很小,远远不及互联网本身的发展速度。”互联网医疗行业资深人士、“好大夫在线”创始人兼CEO王航对财新记者坦言,他们试图利用技术创新介入医疗程序中的各个环节,从而提高医疗资源利用效率。但现实残酷,政府管制无处不在,“与医疗资源相关的方方面面都是难以触碰的敏感地带。”

互联网医疗行业目前主要包括以挂号网、“360良医搜索”为代表的工具类网站;以“春雨掌上医生”“寻医问药”“有问必答”为代表的咨询类网站;以好大夫在线为代表的重大疾病分诊转诊类网站。除此之外,还有以健康教育和信息为主的39健康网、以电子健康档案采集和应用为主120ehr网、以疾病风险评估为主的宜康网、以专业医师资讯为主的丁香园网站等。

从2007年起,好大夫在线、丁香园、睿医等网站就相继得到多次风投注资。门户网站百度、新浪、搜狐、腾讯等不仅开通健康医疗频道,还与专业互联网医疗企业展开战略合作和深入合作项目。基于安卓和iOS等移动终端系统的医疗APP应用更被视为未来金矿。艾媒咨询(iiMedia Research)发布《2012-2013中国移动医疗市场年度报告》显示,2012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已达18.6亿元,预计五年后,将达到125亿元。行业全面发展同时,政策壁垒却难以突破。“我们以为在给政府帮忙,其实政府觉得我们在添乱。”春雨掌上医生创始人兼CEO张锐表示,能够允许市场参与的环节和空间非常有限,卫生主管部门的态度并不明朗,与医院和医生的合作也存在道德、风险和利益分配上的难题。由此,成熟的商业模式难以形成,盈利之日遥不可期。

技术之手分配医疗资源

效率,是所有互联网医疗企业都津津乐道的词。

不少企业正是看准了新医改后患者购买能力的提升,以及相比之下医疗资源供应的短缺及分配的不均衡。“我们提供免费的平台和服务,不仅对用户有利,对医院和政府也有利。”在廖杰远看来,挂号网有助于缓解挂号难痼疾,不仅提高了用户预约成功率,还提高了医院号源利用率。

挂号难的根本原因在于优质医疗资源短缺,供求关系失衡。2009年10月,原卫生部公布了《关于在公立医院施行预约诊疗服务工作的意见》,要求所有三甲医院都要开展预约诊疗服务,试图缩短看病流程,节约患者时间,解决挂号难问题。各大医院也采取了提早三天放号、网上及电话预约挂号等办法改变挂号方式。但面对“全国人民上三甲”的巨大压力,无论“游戏规则”怎么变,“一号难求”的局面始终无法改变。

廖杰远认为,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是关键。在挂号网上,输入病症,可显示所有治疗医院、医师及挂号信息。“很多病根本没必要去大医院,只是患者不知道哪儿可以治,哪个医院和医师擅长,所以全都奔三甲。”近三年,挂号网建立了近4000家医院、8.7万个科室、29万名医生的信息库,通过信息公开,病患被自动分流疏导,避免了在大医院和名大夫上面扎堆,造成医疗资源不均衡和浪费。

作为独立的第三方平台,挂号网与18个省份的600多家医院建立了HIS直连(医院信息系统)和号源托管关系,通过挂号网可直接预约挂号,除此之外,挂号网还提供了各地官方挂号预约平台链接和部分医院挂号预约平台的链接。据挂号网称,截至2012年底,全国有超过1200万用户通过挂号网成功预约挂号,可直接预约的专家超过7万名。

根据挂号网提供的数据,其今年3月的专家号预约成功率近60%,爽约率为6.07%。北京市卫生局公布的数据,官方性质的挂号统一平台的整体专家号的预约成功率是43%,并未公布爽约率。

廖杰远称,做医患沟通互选平台才是挂号网的主业和未来方向。目前,挂号网所合作的600多家医院通过20%-100%的不等比例给予挂号网号源。未来几年,挂号网还将进一步扩大合作医院数量和号源获取比例,借此积累平台上的用户、医院和医生总数。在规模扩大之后,挂号网将成为第三方运营平台,并基于平台数据统计推出医院和医生问诊次数、质量、好评度等信息。“现在我们每月会给医院提供相关数据,但没有总结性报告,也没有公开。”

同样提供网上挂号服务的还有360网站推出的子垂直搜索引擎“良医搜索”,据称,360良医搜索已涵盖医院2.5万多家,其中三甲医院为1216家,具备挂号功能的医院1200余家,每天成功预约挂号人数近万人。挂号网被“叫停”后,360良医搜索将北京地区挂号业务导流到官方挂号预约平台,并承诺“永不牟利”,其他地区仍与挂号网等第三方网站合作。

大多互联网医疗企业将“院前服务”项目视为商业蓝海,开展健康科普、诊前咨询、信息查询等业务。春雨掌上医生的APP软件最早从儿科、妇产科起步,的3.4版本几乎汇聚了一家综合医院所有科室,上线的是禽流感科。

“我们就是通过移动软件把医生的碎片化时间利用起来,成为随身携带的全科家庭医生。”张锐美其名曰“轻问诊”。随时随地,用户都可以通过语音、图文等方式,向5000多名来自全国的三甲医院医生提问,上线一年半以来,春雨掌上医生已积累用户1000多万,日问诊量大于2万个,相当于两三所三甲医院的日门诊量。“我们的承诺是,发布问题五分钟内得到医生回复。”

用户还可以自诊,输入症状,就可以出现病因概率、检查、治疗、预防和注意事项等信息,同时,显示附近医院和药店以及药物信息查询。张锐认为,“轻问诊”和自诊弥补了中国分层就诊体系的缺失。由于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公众缺少对基层医院的认识和信任,长久以来,分层就诊体系难以建立,并因此导致大医院超负荷、基层医院冷清无人的局面。张锐认为,通过春雨掌上医生所提供的咨询和初诊服务,可以帮助“轻”和“缓”的患者自救或提倡到基层医院诊疗,让“重”和“急”的患者在大医院和专科医院得到有效救治。

从商业利益而言,“院前服务”还可以有效过滤就诊患者,在节省医生资源消耗的同时,为医院提供有手术需要或重要治疗需要的“高价值”病人。“门诊患者中需要手术的病人只有10%,通过春雨掌上医生的加入,门诊患者中手术病人增加到30%。” 张锐说。

如今,国内移动医疗APP已达2000多款,以女性生理期管理为主的“大姨吗”,以疾病、药物、急救知识为主的“掌上药店”,以测脉搏、心理自测、听力测试等应用为主的“口袋体检”等都得到百万级用户青睐,并陆续获得各方投资。

所有业内人士都一致认为,互联网医疗可使多方受益,“市场的手”是提高资源有效利用的手段。

制度壁垒

挂号网“南热北冷”的遭遇,让廖杰远深刻感受到政府态度决定着发展空间。

在上海,挂号网覆盖了所有三甲医院,几乎成为上海市的“官方预约挂号平台”。2010年,创立不久的挂号网与上海复旦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顺利与“复旦系”医院接轨,将上海发展为大本营。

作为上海市公立医疗机构国有资产投资、管理、运营责任主体和政府办医责任主体,履行上海市“医疗国资委”和医管局职能的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也对其持开放态度,表示只要不收费、后台服务跟得上、大众需要,就支持平台建立,并表示每个网都能挂号才方便。

在北京,共有1400多家医院,其中三甲医院50家,但挂号网仅与18家民营医院和不归北京市卫生局管理的部队医院建立了直接挂号合作关系。“叫停令”下达后,挂号网再三强调,与淘宝网合作初衷为“打击黄牛”,不牵涉任何经济利益,并解释说挂号网仅提供了官网预约挂号平台的链接,除直接合作医院外,不提供直接挂号业务。但北京市卫生局新闻发言人钟东波仍表示,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已经设计得比较细致,没有必要增加环节。

不可忽视的是,在北京有两大挂号平台,官方指定的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通过行政命令,接入了140多家医院,垄断了80%以上的号源。挂号网与18家医院合作,号源份额不足5%,本不形成竞争关系,但在挂号网与电子商务巨头淘宝网合作后,导入了巨大流量,对官方平台造成了冲击。近三年来,北京市政府累计投入1178万元,与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共同经营平台运作事项。有业内人士认为,挂号网动了北京市政府的“奶酪”,打破了原有的垄断利益成为被“叫停”的根本原因。

虽然挂号网叫屈,但多位同行却表示,挂号网已经是既得利益者了。

与行业内清一色的民营公司不同,挂号网拥有半官方身份——“全国健康咨询及就医指导平台”官方网站。

2010年3月,由中国健康教育中心(原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发起、主导的“全国健康咨询及就医指导平台”开始筹建,建设过程中吸纳了中国医院协会门急诊管理专业委员会作为联合建设方,由红杉树视讯(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承担平台的投资和运营,后更名为挂号网。

据廖杰远介绍,挂号网采取的是“政府引导、社会参与、市场化运营”的模式。中国健康教育中心主任毛群安也解释说,该中心与挂号网“是业务指导关系,没有行政关系和任何经济利益的关系”。但在“叫停风波”爆发后,由中国健康教育中心组织了媒体沟通会,为挂号网搭台。据财新记者了解,挂号网北京办公室就坐落在中国健康教育中心楼内。

作为最重要的公共医疗资源,挂号涉及到政府作为、医院利益和公众权益,虽然挂号渠道和方式几经改变,但政府一直严格管控挂号费价格,要求医院不得擅自提高预约挂号收费标准,不得与中介合作开展此项收费服务。“挂号是敏感医疗资源,是碰不得的。”张锐对春雨掌上医生的范围划定是“专注于医院围墙之外的健康咨询与简单问诊”,以规避涉入医疗程序的各种制度障碍和技术风险。

据张锐介绍,春雨掌上医生主要与医生直接合作,“医生主动上传自己的资料和证明”。或与科室和研究所建立联系,“打包十几名医生跟我们合作”。只有极少数医院可以直接合作,开展增值服务。如个人健康档案管理、疾病风险评估、院后康复指导等。

但这也难免触碰到当下中国卫生行政部门对医生执业资格的管制红线。在中国,医生如果不在其注册医院行医,则可能遭到“非法行医”的处罚。因此,绝大多数医生只能在公立医疗机构行医,接受固定报酬,公立医疗机构维持着行政性垄断地位。即使从2009年起,原卫生部已经在部分地区进行医师多点执业的尝试,但是由于身份约束没有真正放开,至今效果仍不理想,无法实现欧美国家所通行的医师资源市场化配置和流转。

“医院即使愿意与互联网医疗企业合作,并从中受益,也不希望公开。”张锐透露说,作为公立医院,管理者必须考虑上级的态度,另外,虽然公立医院早已自负盈亏,但仍强调其公益性,避谈商业性。“牵涉到公共医疗资源和经济利益的分配,医院觉得比较敏感,容易引起争议。”

通过在春雨掌上医生上回答问题,每个月都有勤勉的医生获得上万元收入,远远高于其工资收入。但多位接受采访的医生都口径一致的否认有“赚钱行为”,其中一位分析说,医生属于事业单位编制,干部身份,虽然说在业余时间通过转让知识获得收入合法合理,但鉴于身份敏感,“第二产业收入还是灰色的,不够光明正大。”

张锐的父亲和爷爷都是医生,他认为,医生是最重要的医疗资源,应该被充分利用起来,解除医院对医生的“捆绑”,扩大职业渠道,实现资源流转。“为什么医生的额外收入能比工资都高?这是医院应该反思的问题。”

盈利路尚遥

无论挂号网多么强调它的“免费服务”,作为商业机构,人们还是好奇,它的盈利点何在。

根据廖杰远的说法,挂号网至今零盈利,经营挂号业务投入巨大,只为了积聚人气,形成“规模效应”。在未来几年,挂号网将发展增值业务,为医院提供定制服务,收取费用,并针对诊后的健康管理需求,逐步开发针对个性化人群的健康管理增值服务。

作为一项新兴产业,互联网医疗得到了风险投资、门户网站、各大商业医疗机构的共同青睐,但不可回避的是,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中国互联网医疗行业的盈利模式并不成熟。

在美国,互联网医疗的主要收费对象包括保险公司、药企、医生、医院和消费者,但在中国,公立医院为主、商业医疗保险并不发达的现状决定了简单“模仿”难以神似。“公立医院不可能是收费对象,而所有资源都集中在公立医院。”张锐表示,春雨掌上医生实行在线服务付费,但付费用户比例仅为5%左右,且全部交给医生。免费问答的部分也要向医生支付报酬,这部分经费由公司承担。

目前,除好大夫在线等个别企业通过电话咨询、增值服务等盈利,大部分企业都通过免费咨询创造流量,再通过流量吸引广告,在中国医疗广告饱受诟病的现状下,企业品牌和美誉度也被消减。诸如挂号网、春雨掌上医生等大批企业还在投入阶段,盈利点仍在探索。

在互联网医疗企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其专业性和科学性也遭到质疑。“很多内容都差不多,同质化严重,像健康医疗类图书市场一样乱。” 北京同仁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张友平批评说,服务医师团队良莠不齐,回答问题的质量也无法保证。“没有病历的情况下能不能建议用药?这涉及到如何把握咨询和诊疗的边界,如果越界,就是违法了。还有外科大夫回答内科的问题,是不是专业?有的医生一天能回答几十个问题,为拿钱追求速度,他不上班吗?”张友平表示,在参与互联网医疗服务互动初期,他感受到便利和成就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感到“问题太多”,由此“不愿意再玩了”。

市场化改革定成败

的阻碍还是来源于行政管制。“医疗资源不能是一刀切的市场化,但应该适度市场化。”王航感叹,“进程一直太慢了”。

在中国,医疗资源被高度行政化垄断。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分析说,行政部门直接控制了全国三分之二的医院(2万多家医院中的约1.4万家)和90%的医院床位(大约300万张床位)。综合性医院、三甲医院基本上都隶属于政府行政部门,医生、药品和医疗器械设备等医疗资源也被牢牢掌控在政府手中。

“能不能由市场来承接部分职能?”王航认为,在挂号资源上,赞同政府规范管理,减少高端号源的灰色地带,打击黄牛,公平应该大于市场。但在医院和医生的管理上,政府应给予更宽松的环境,鼓励医疗资源的流转和充分利用。

“市场化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资源的分配更加合理。”张锐认为,有限的政府资源应该投入到更能够体现公益性的基层医疗服务系统,这也能够使投入的性价比化。而高端的医疗需求应当市场化,由有经济支付能力的富裕人群自行购买。

“我们最需要的是好的政策,给予我们更大的发展空间,也作为医疗体系的有效补充。”王航介绍说,创业前三年,好大夫在线被定位为从事医疗服务的互联网公司,第四年,企业转型为利用互联网提供医疗服务的公司。从侧重互联网到侧重医疗,王航认为,这是对整个行业深入了解后的慎重决定,也是大势所趋。

“医疗行业的未来,医疗资源的未来,决定了我们的未来。”王航说。

回到顶部